当前位置:温州酒店资讯画中谜题
画中谜题
2022-11-24

作者:养生熊 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意外艺术”

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也许那些画家画画的时候确实没有想这么多。但是,有一个画家,却真实地在自己的画中留下了谜题,等待别人去探索。他就是丢勒,德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画家。一

相信第一眼看到这幅画,没有颜色的它一定吸引不了你的眼球,但是这里面却藏着非常多的玄机。

我们可以看到,画上有一个托着脸的大天使,身上挂着钥匙和钱袋,若有所思,手上摆弄着一个圆规。旁边有一个小天使,小天使坐在石磨上,手上拿着一把刻刀和一块板子,正在刻版画。

地上散落着很多东西,有坩埚、锤子、锯子、钉子等。这些都是手艺工具,而丢勒的父亲就是一名首饰匠人。

墙上也挂得满满当当的,但都是偏向于科学的工具,像天平、沙漏什么的。

画面内容繁多,一切看起来都非常奇怪,还杂乱无章,让人不知从何下手。但其中有三样东西格外特别,一串字母、一堆数字和一个图形。而突破口,就在这里。二

一串字母是在这幅画的左上角,一只有着魂魄般尾巴的蝙蝠的翅膀上写着MELENCOLIA§I——字母、符号(这个符号很像现在的分段号),加上一个罗马数字Ⅰ。

可是,我们在词典上查melencolia,发现根本就查无此词。它只是看上去很像“忧郁症”这个词——忧郁症的英文是melancholia,德文是melancholie,除此之外,不论欧洲哪种文字都无法与之匹配。

那么,这串字母到底是什么意思?

接下来,是一堆数字。

我们先试着把每一排的数字都加起来,就会发现,每一排数字之和都等于34。再把每一个竖排的数字都加起来,也等于34,当然也包括对角线的两个斜排。

我们再把它切成4个小正方形,每一个小正方形中4个数字之和竟然也都等于34,并且中间那个小正方形的4个数字之和还是等于34。

越往后计算,会发现更多神奇的事情。上面两行每个数字的二次方之和与下面两行每个数字的二次方之和,都等于748。而34刚好能被748整除,等于22。

这些数字背后有什么含义吗?

最后,是一个图形。

它看起来很奇怪,像不规则图形。但我们试着把它的每一条棱延长,会得到一个非常规则的六面体。准确地说,它叫菱面体,它的每个面都是完全相同的。

这个图形就仅此而已吗?三

先来看那一串字母。是丢勒写错字了吗?丢勒是一个作画极其细致的人。我们把melencolia的字母顺序打乱,再重新组合,神奇的事情出现了。里面藏着两个拉丁语词,caelo和limen,caelo的意思是天堂,limen有入口、门、开始等意思,两个词连在一起,有“天堂入口”或“天堂之门”之意。

没错,看那幅画的背景确实有一种天堂之感,但是看画中的人物和那只狗的神情,也确实是忧郁的。这应该是丢勒的一词双关,他既藏了谜题在其中,也想表达忧郁的情绪。“忧郁”这个词的原型是指黑色的胆汁,而这种胆汁也是古希腊人所说的四种体液之一,有着这种胆汁的人性格是忧郁的。

亚里士多德就说过:“真正出类拔萃的人,哲学、诗歌或各门技艺的杰出者,都是忧郁者,其中有些人甚至还受黑胆汁引起的疾病的折磨。”他列举苏格拉底与柏拉图等都患过忧郁症。

以忧郁为题作画,也许是丢勒想要表达自己与先贤并齐。毕竟我们都知道,丢勒是一个非常自恋的人,从他的很多画作中都能找到自恋的影子。丢勒是自画像之父。就拿上方的自画像来说,人物角度是正面对着观众的,这样的画法在当时只能用来画基督。画中的他还特地用一根手指指着自己,好像在说:“我是超越人类的存在。”

再来看那些數字。

丢勒每次作画都会在画上留下年份和他的艺术签名,是一个由字母A和字母D组成的标志。幻方中底部的15和14,正好是丢勒创作这幅画的年份,1514年。

现在,我们把26个拉丁字母与数字从1到26一一对应。那么,A就是1,B是2,C是3,D是4……

在表格中,15和14旁边是4和1,而这也正好对应丢勒签名中的A和D。只不过这也有可能只是一个巧合,但是当我们把幻方中的所有数字都加起来——16+3+2+13+5+10+11+8+9+6+7+12+4+15+14+1=136

然后我们找到丢勒的全名,AlbrechtDürer,其中有一个字母不是拉丁字母,但是我们知道,这个字母在当作拼音时,在键盘上是V,而丢勒自己也曾经在一幅画里面把名字写成Dvrer。

我们把AlbrechtDvrer转换成数字,再把这些数字也全部加起来:A+L+B+R+E+C+H+T+D+V+R+E+R=1+12+2+18+5+3+8+20+4+22+18+5+18。结果,我相信你已经猜到了,也等于136。

不知道是数学在配合丢勒,还是丢勒在操控数学。

像这种横竖斜相加都等于同一个数的表格,有个学名叫作幻方,这是一个四阶幻方,而幻方在古代欧洲,曾被认为是星符魔法,与宇宙有关。四阶幻方对应的是当时太阳系里最远的土星。在占星学中,土星被认为会给人带来抑郁和消极。

所以,丢勒将自己与四阶幻方对应,或许是想说,他是忧郁的土星,而这也正好扣题;或许他是在展示他的数学天赋,告诉世人他是数字的化身;或许其中还有什么如宇宙般宏大的秘密等待被人发现。

最后,来看那个图形。

这个图形其实是一个球体的内接多面体,通俗一点说就是,这个多面体的每一个小尖角,都在一个球体的表面上。

有一句话叫作:“直线属于人类,而曲线归于上帝。”

正如地球是圆的一样,球体是上帝创造的。丢勒用属于人类的直线,构造了归于上帝的曲线圆球。

或许他又将自己放在了一个超越人类的位置,他又通过一个新的方式告诉所有人,我超凡脱俗,我的创造力就如造物主一般。四

答案已经呼之欲出。在画中,丢勒分别运用文学、数学、几何学、符号学……这些看似复杂,其实都述说着差不多的内容——我是忧郁的;我是天才;我的创造力如造物主一般,是超越人类的存在;我的数学很好;我的艺术很好;我的天文学也很好……

我曾经看过一位教授的分析结果,他说,丢勒在通过谜题和象征讲述自己的一生,自己的思想观、学识、宗教信仰。当然,他最想告诉别人的是:“我是丢勒,我很厉害,厉害到令你难以置信。”

(轩辕摘自微信公众号“意外艺术”)

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